杭州市小庭院景觀設計與建設模式

發布時間:2019-12-16 09:03:00

在現代城市中,建造了一些高密度的別墅,其中庭院面積很小。在這些有限的空間范圍內,如何設計出正常大小的園林景觀是值得分析和探索的。本文的觀點是從舒適性、功能性、開放性等角度進行思考。以實際設計方案為例,從設計角度出發,探討了業主的需求、場地的優缺點,提出小空間景觀是建筑的延續,但也應具有獨立性。

在現代城市中,建造了一些高密度的別墅,其中庭院面積很小。在這些有限的空間范圍內,如何設計出正常大小的園林景觀是值得分析和探索的。本文的觀點是從舒適性、功能性、開放性等角度進行思考。以實際設計方案為例,從設計角度出發,探討了業主的需求、場地的優缺點,提出小空間景觀是建筑的延續,但也應具有獨立性。

首先,要明確“小”的概念本身是相對的。沒有具體的數字來定義它的微觀尺度,但相對于它所依附的建筑和周圍環境。這種空間的封閉性和局限性更加具體,需要設計師解決的問題更加突出。但是,微尺度庭院景觀并不是微尺度景觀,而是基于人的尺度的正常使用來實現的。以某別墅區為例,對其景觀設計進行了實例分析。設計的庭院屬于建筑物的前院,其形狀隨建筑物展開。

對于小區來說,這是需要解決的問題。原設計的庭院面積為1306平方英尺,分為兩個模糊連接的長方形和與建筑相鄰的小于1米的長面積,這使得可用面積減去了名義面積。在微尺度空間建立常規設計,會因大小對比而產生約束感。如何實現尺度的視覺舒適性?在這方面,我們可以從江南園林的古代手法中找到靈感和解決辦法,主要是試圖改變因空間變換而產生的視覺外觀,適當遮擋和透明,盡可能有規律。

由于周圍建筑密度形成的人與人的接觸強度大,庭院需要堅固的圍墻,且其面積很小,因此解決采光和視覺通暢的問題成為一個重要的課題。如果處理不當,就會形成封閉壓抑的環境,沒有自然光的空間就沒有生命。我們希望業主愿意走出房間,在陽光明媚的院子里享受交流。明亮和溫暖也會使院子里的植物受益。這就需要詳細考慮景觀設計的細節和構成。

對于這種前院,正門和過渡都是敞開的,但也有封閉的內傾。形式感和造型感在這里變得非常突出。景觀本身應具有獨立完整的藝術美。與現代建筑本身的休閑性是相適應的,如何在這種適應中表現庭院景觀的特色是景觀設計的主題。

在設計之初,首要任務是確定基本類型,以適應原有的廣場分割,以建筑體積和外觀尺寸,使庭院景觀具有明顯的建筑基因,成為建筑自身成長的一部分。從入口開始劃分庭院區域是基于廣場的滲透和交叉。這種具有傳播意義的劃分可以在心理和視覺兩個方面實現空間的擴張和擴張比例。我們可以比較原始平面和規劃平面。我們可以直觀的感覺到,規劃后的視覺尺寸寬度有了明顯的增加。原長方形的入口部分變成了一個寬大的正方形,木質人行道的整體溫馨同時強調了寬度的心理感受。地面行人道路的主要材料是天然花崗巖路面,具有燃燒面。規則的拼寫和相鄰的樓層形成了簡單的材質對比。

庭院的兩個廣場在大樓的正門處有一點錯開的位置。設計了與短軸相似的水景的兩部分。有了水,就會有彈性和節奏,希望能激活寧靜的空間氛圍。院墻附近的水景看起來很生動,在白色背景下在墻壁和地面上跳躍。同時,高低院墻根據水景節奏進行設計,內、外邊界通暢有序。水的流動使空間生動有趣,庭院內外的場景也有了適當的組合。建筑物的入口和出口不是一個簡單的水景。水更像一面鏡子,是分隔空間的一部分,是座位和休閑的一部分。水與它們結合,形成規定的步行路線與太陽傘木地板,這也是一個聊天和放松的地方。

雖然庭院的邊界大小是固定的,但并不意味著視野是固定的。引入外部空間讓視覺看到,也是解決微型庭院的好辦法。邊界本身由設計器定義。它可以在概念上發揮和突破“邊界”的限制。圍欄設置方面,根據不同的景觀節點,配置實體與滲透相結合、高度分散的院墻形式,使內外事務集中在景觀點上,而不局限在圍欄的分界線上。豎墻為實心形式,高度175cm,正常人的視線范圍。有的地方設置狹長的采光口,外立面增設豎向裝飾結構。水平植物、水景、院門位于透明鐵柵欄和70cm高的水景墻內,是視線通過的地方,也是邊界出現韻律的地方。

庭院景觀的一個突出特點是利用窗內的樹葉和蟬,樹蔭下搖曳的秋千和陽光,這些都是業主享受生活的細節。在微觀尺度空間中,細節變得越來越接近和突出。小院是一個承載功能的場所,而不是像紀念碑一樣的景觀,需要有緊密的肌理和舒適的尺度。建筑右側狹長的區域寬度不足100厘米,不適合人們的進入活動。長而密的綠色植物是自然種植的,相應的柵欄是透明的,就像植物在里面掙扎著生長一樣,所以建筑立面在大多數季節都是豐富而綠色的。在最寬敞的庭院內側,有一個現代形式的門廊,給人一種安全感和依賴感。遮陽板和木制座椅靠近墻壁,類似于帶有橫向窗戶的光孔。生長在地板上的果樹介于水和座椅之間,這都表明了這個空間區域的居住感。

在這一微尺度空間的院落設計方案中,主題是表現出獨特的“微而不小”特征,并為空間的內在界定提供新的詮釋。項目名稱中的“逸舒”可以解釋為一種“剛剛舒適”的狀態,一種平淡的設計追求。根據這些原則,對方案中的各個節點分別實現了新鮮度、規則、節奏等設計方法。庭院設計從根本上理解為人為干預,改變自然但不符合人們生活習慣的環境。在變化的過程中,我們應該努力體現自然的魅力。接受與給予是景觀工程設計過程中,設計語言所反映的設計者與使用者之間的關系。景觀效果的最終表現形式是二者的相互作用,其結果包括追求新穎性和設計突破性。庭院設計本身就是展示人們改變環境形態的能力。設計可以使這種改變自然實現。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茅台股票分析论文 全球股市指数 四川麻将* 江苏快3基本走势囹 山西快乐10分钟走 江苏快三今天的快三号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 2019意甲积分榜 福建11选5最新走 nba最新* 000338股票行情 乐天赢配资 哈尔滨麻将手机版下 云南快乐10分走势 急速赛车手 国际女子足球锦标赛